小市民

《背影》

看到橘生淮南的预告。突然觉得设定很符合道英和在玹。就尝试写了一下。文笔不好还请见谅。

ooc|私设严重还请避雷



《背影》01




“凡人多做蠢事。”


1.


“欢欢,不是妈非要催你,只是你年纪也不小了,每次妈出去聚会人家林阿姨和李阿姨家孙子都上小学了,就你连个对象也没有,你也该定下来了!”


正如所有的当代适龄青年一样,每当我回家总要因为个人感情问题被好好教育一通,所谓在外钱包压力大,回家精神压力大真是一点也没错。


一股烦躁的情绪仿佛猛的冲上脑袋顶,但我向来不是会跟父母多说的人,多说也掰扯不明白,只会破坏家庭和谐。


“妈,我跟东营约了吃饭,回头再说啊!”语音刚落就扯上包火速逃离灾难现场。


门和门框撞击的声音裹挟着我妈的质问声被我远远的甩落。


呼。


2.


我和东营很久没见面了。


准确的来说从高中毕业之后我们就鲜少联系,高中毕业那一年他是我们高中文科班的状元,毫无悬念的上了最好的大学。

而我,一个人奔赴遥远的西班牙,那里有不同于这个我生长的地方的,热烈和疯狂。


这次我准备回国时,看见了东营要结婚的消息,随后便收到了他见一面的邀请,多年没见的老友,自然要欣然赴约。


东营是我们高中文科班不变的神话 。

两年里成绩单第一的名字永远都是那个稳定到像是永恒真理的三个字, 金东营。


我们成为朋友也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事。

高中时的东营,是背负着秘密的孩子。


我因无意闯入他的花园而窥见他的秘密,从而了解了他的卑怯。


而背负着秘密的人,都是漂浮的孤岛。



3.


到咖啡店时,东营已经在等我,远远的我就看见了那双上挑的曾布满雾霭的眼睛,如今流淌着温暖的笑意,我差点没认出来。



“真是好久没见你了,你在西班牙怎么样?”


“就那样呗,还不是混口饭吃,你也是知道的,我学习成绩就那样,不如就去学点自己喜欢的。”


“那大摄影师,过两天我结婚,你可以帮我来拍婚纱照吗?”


“这还用说吗,不过你有什么特别想拍的场景吗?”


“……在咱们高中怎么样?”


“好啊,那到时候你带着你爱人咱们先去顺顺大概想拍的场景。”


“行。那到时可就要麻烦你啦。”


我看着东营,光阴在无情地将人抛下碾压的同时,总归也能让我们身上残缺得以完整,那些破碎的东西终将被治愈。



孤岛终于和大陆相遇。





4.




金东营从小就是一个现实的孩子。


他觉得这样是很聪明的表现,人总要有自知之明。


就比如说三利商厦四楼的小兔子雨靴,他一次又一次在母亲去商场上班时跑到对面柜台远远的渴慕着那双鞋,直到他看见一个打扮的像小绅士一样的皮肤白白的小孩子把它带回家。

男孩的父母一起牵着他的手,他在中间,拥有着金东营曾经拥有过的父母相爱的幸福,脸上洋溢着浸润着爱意的微笑。


看吧,老天从开始就是明目张胆的不公。

有的人天生拥有美好的家庭,富足的生活,好看的皮相,朋友的喜爱,师长的赞赏。

有的人天生一无所有。

更惨者,从出生就是错误。

而最惨的这种人,不该有什么要求。

与其给自己美好想象,不如开始就认清自己,省的自找没脸。





争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每次他看到曾经相爱的人歇斯底里,互相羞辱的时候都会在想,是什么东西能把相爱的人,变成这个样子。

他站在战线的中央,不知所措的感觉,就像全世界在他的耳旁静音,他只能看见涨红的脸,爆起的青筋,和用力挥动的肢体。


“这一切是因为我吗?”

年幼金东营除此想不到其他的任何的可能,能让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反目成仇。


他是这段爱情里从开始到现在,唯一的变量。


我大概是个错误,他这样想。





“人是趋利避害的生物。”

忍耐是人的良好品质,长久的忍耐和等待是智者所为。

金东营觉得,自己是擅长忍耐的人。



他的忍耐和等待在漫长的岁月里孕育着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的开始,是爱。






5.

金东营爱郑闰伍,谁也不知道。
这是金东营一个人在天台墙角偷偷摸摸一笔一划写下的。


金东营觉得从客观的角度来讲他喜欢上郑闰伍是必然的事情,他最擅长剖析自己。


抛开郑闰伍爸妈在他们中学如雷贯耳的浪漫爱情故事不谈,郑闰伍本人就是他所不曾拥有的东西的拥有者,他怎么能不爱他?

他就像是那双小兔子雨靴。



“我又看见他了,他从老师的办公室里走出来,脸上在阳光下还能看见淡金色的绒毛,他的手腕纤细又白皙,走路时脸上总是挂着的得体的笑意。”

“他怎么能做到和所有人都谈笑风生的呢。这次考试他又是第一,他和别人相处的时候总是能令他人感到愉悦,我就只会令人感到尴尬和不耐。”

“我想我尽力了,这个第二名大概告诉我,人还是要认命。”


金东营想,即使自己在无数个日夜里,写下了无数的演算纸,在一整个寒冷的冬天都看到凌晨五点的九里,他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和不认输,还是在这个破冰的初春摔得头破血流。

他的眼睛只配拥有他的背影。



后来金东营从小的自知之明让他选择了文科,没有了郑闰伍,他是理所当然的第一名。




6.


爱是恒久忍耐。

金东营看过很多不同的郑闰伍的身影。


有他在办公室埋头帮老师登分的时候,修长的脖颈和脊背的一小块会暴露在空气里,性感又纯洁。


有他在足球场上和其他男孩一样奔跑的样子,他会把双手插在裤兜里,和青春期所有爱耍帅的男孩没什么不同,球场下是为他痴狂的女孩子,和看台阴影里的金东营。


有他追到那个三班女生之后和那个女生在安全通道里说话的样子,声音低沉又温柔,笑起来能看见小小的酒窝。


有他趴在窗户旁边午睡的毛茸茸的脑袋,耳机里想必播放着他最爱的bye bye my blue。




毕业返校那天,金东营在高高的演讲台上作为文科第一名致辞,身前是理科第一名,但不是他心底埋藏的背影。


他边致辞边装作不经意地朝郑闰伍的方向看去,他好像并不在意高考的失手,郑闰伍甚至还在和他的女友说话,男孩眉飞色舞的眼里盛满了爱意。

即使,他考了自己高中生涯中唯一的一次,第二名。





真讽刺呀,金东营收回视线,觉得自己真像个笑话。



金东营,看看你,多没自知之明。

当星光绽放时

当星光绽放时
(貂玹)
k

和往年一样来得连绵的,这东京的雨。
雨天的玻璃窗朦胧,冰冷。
右上角玻璃上的雨滴会以怎样的速度和角度滑下呢。
一颗雨滴滑下路遇别的雨滴融成一体,变大,不断坠下的过程中,变得浑圆沉重,最终糊成一滩。
观察着这个过程的他享受其中,此刻,他仿佛是这场游戏的操控者。
“次は、新大久保、新大久保。お出口は右側です。”
(下一站是新大久保,新大久保,车门在前进方向右侧)
骨节分明的手习惯性的提起公文包却发现空空荡荡,金道英才想起病院今天调休的事情。
真是,习惯了工作啊。
回神站起,因为初秋雨日的降温变得缩在一起的筋骨得以伸展开来,慢慢走出站。
他在新大久保这边有一家很喜欢的书店,老板是他的大学同学,中本悠太,一个有趣的代表性大阪人。 按着记忆里的路线在雨雾里撑伞走着,书店在新大久保比较安静的一片。两旁的店基本都关了,中华料理的红灯笼在雨里摇曳,在这一片糊成灰色的背景中格外显眼。走到熟悉的门口,悠太的店大门紧闭。果然,自己应该在来之前打一通电话的。
好吧,既然没事,就往前走走吧,这难得的自由时光。做医师虽然收入不错社会地位也不错,但长期和冰冷器械打交道的他已经过了很久的独居生活,连目光都没什么波澜,工作的繁忙与疲惫让他与社交生活越来越远。
金道英低头走了很久,新买的运动鞋边已然变得潮湿。突然,在长久的属于雨日的安静中他听到交谈声,目光轻抬便看见前方一个咖啡店,一群人正谈笑着走出来,手里的咖啡升起的香气沿着缝隙,钻进他心里,醇香,温暖。
去喝杯咖啡吧。他快速地做出这个判断,走到店门口,推开了门,一脚迈了进去。

z

他今天来上班的时候发现下起了雨。
他很讨厌雨天,讨厌潮湿,黏腻。他喜欢温暖干爽的东西。
这是他的第三个兼职,做得最久也是他最喜欢的兼职之一,咖啡店店员。他喜欢苦涩的香醇。
郑在玹是来这里留学的学生。不过,这长途跋涉的求学与梦想无关,不过是为了有一份看得过去的工作罢了。
他最喜欢观察别人,为他们设计人生。
这是因为,郑在玹在很小的时候,看过一位他很喜欢的作家的杂志访谈,她谈到她从小就喜欢给被人编故事,擦肩而过的那个女孩子和谁相遇去了哪里爱上了谁又因为谁成为平凡的人妇,那个年迈的婆婆曾有过怎样的爱情年轻时又怎样做过梦,这种长久的观察和想象力锻炼使她受益匪浅最终成为一个作家。

年纪小的时候郑在玹出于崇拜便模仿着做,作家没当成,却留下了一个不可告人的习惯。


很快就到了工作的咖啡店。
“お早うございます。”他和店长寒暄道。店长礼貌的回应。
换上了围裙到了收银处,刚到岗位,郑在玹一抬头便看见一个男生走了进来,男生穿着干净平整的棉麻衣服,看着裤脚溅上的几乎不会被注意到的水渍皱着眉,像狐狸一样有着玻璃质感的眼睛里透着疏离。
真是个清冷的人啊。
“こんにちは。”(你好)
郑在玹微笑着问道。

k

刚进门金道英就发现自己的裤脚被溅上了雨水。真讨厌啊。职业病是洁癖的他皱起了眉。听到店员打招呼的声音抬起头,视线沿着声音的来源找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男孩子,皮肤白皙,微笑地正等待着他。
要一杯榛果拿铁,加糖。他点着单,那个年轻的店员眼神里带着点意外的笑意,没太过在意,将钱从钱夹里拈出来付给店员后,他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z

没想到那么清冷的人居然嗜甜如命,真意外啊。不过,好可爱。
没过多长时间,咖啡就好了,叫号屏幕上的店数字闪烁了很久那个男生也没有过来拿,似乎很投入于自己的发呆,郑在玹也没有着急,只把那个男生的咖啡放到了保温柜里,观察起来。过了一段时间那男生才回过神来看到叫号牌上闪烁的订单号码,起身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歉意。他把咖啡递了过去。